不是流氓

在艾欧泽亚划水.

【自译】4.0英版暗黑骑士新任务剧情对白-68级

跑单的刺客:

+注意+


英版依旧包含与原版有差异的本土化作业,请不要视作唯一解释版本。




60级任务对白   63级任务对白   65级任务对白








68级任务:We Can Never Go Home 我们永无归乡之日【奇迹的结束 あと二度、奇跡の結末】


 


密斯托:如你所见…希德与翁帕涅爵士交手后留下的伤还没能恢复,他和莉艾勒也说不准还要等多长时间。


可我们的任务事不宜迟。所以这次不需要勉强他们来协助,我们二人也可以找到另一个需要被拯救的灵魂,你觉得如何呢?


 


密斯托:看来我们想得一样。那么,我们应该从哪找起呢……


战争很可能是人们的痛苦的最大源泉。那么多的死亡与毁灭…也许,我们该去战场……


……没错,你曾在巴埃萨长城目睹过的大屠杀正符合我所说的。一场撕碎了它所能触及的每条生命的悲剧…


我决定了,我们必须去那儿。


 


希德勒格:*叹气*如果我说按我的法子来,我是肯定不会让你们两个离开我的视线的。


不过还是那句话,这事关你的灵魂水晶,我只是来帮助你回收你的以太的。要是你认为你一个人也能照看好他,那也随你便了。


至于我……我想我已经有足够的力气返回伊修加德了。等你们在基拉巴尼亚要办的事情结束了,就来忘忧骑士庭找我们吧。


 


希德勒格:你也别太得意。那个小混蛋麻烦得很,而且还有许多事没和我们说呢。


 


莉艾勒:密斯托一直以他自己的方式关心着我们所有人,不过他最关心的人是你……至少我是这么觉得的。


 


密斯托:这里就是帝国东方堡……真是热闹。这么多英勇的士兵,前赴后继地鞠躬尽瘁,不计一切代价……


可他们迟早都会为这一切承担后果,而且代价非凡,因为无人能从命运的手中逃脱…死亡无可避免。


 


密斯托:这个地方…这个地方……太沉重了,我透不过气来。我们去别的地方寻找吧,只要不是这里哪里都行……


 


加里艾恩:你是…是来烤火的吗?我该站起来招呼你才对,陌生人,但我的腿…我的眼睛……和过去不同,我已经什么都做不到了…


 


加里艾恩:……啊啊,我知道这个名字、这个声音!拉尔戈在上,你还活着!感谢神明,感谢神明……


 


密斯托:这个濒死的男人是谁?他是你的朋友吗?


 


加里艾恩:不,不,如果你这么想的话实在是过誉了……


在很久以前,我们一行人还流落在石场水车的时候……这位英雄答应了梅弗里德队长的请求,为我调配了药剂。


如果那时候我独自使用药剂,我的伤口就能痊愈……但我不能那么做。你要知道,我的一名挚友同样受了重伤,所以我做出了选择。最终他好转了,我却没有。


 


加里艾恩:后来他加入了铁面公卿的解放部队……甚至成为了作为他替身的左右手。但是就和所有奔赴了长城的人一样,他再也没能回来。


讽刺的是,现在我成为了所有人之中唯一幸存下来了的那个。虽然大概也只有一小会儿了。


所以我一直坐在这儿,等待最后的时刻来临……我能感到自己从内在开始一点点腐烂,只留下我曾经渴望成为的自由战士的空壳。


 


密斯托:不,不!这不是你应得的结局!我不能允许!


他提起的那个人,那个他选择哪怕牺牲自己的性命也要拯救的人……他正是他高尚的证明!要是那个人还在这里的话……


 


密斯托:你还想再见他一次吗?你的那个朋友?


 


加里艾恩:你是说胡达尔特…?我当然想,比什么都想再见他一面。但这是不可能的,我确定他已经和其他人一起死去了……为此祈祷毫无意义。


他是铁面公卿的替身,事发时他肯定也身在长城……


 


加里艾恩:你是个善良的男孩……我很感激你们愿意陪伴我这个将死之人。不过没必要再为我烦忧了,我能感到我大限将至。


 


胡达尔特:那么余下的时间里你不如多想些过去的好时光,加里艾恩,别再一门心思地挂记着我们的死亡而痛苦不已了。


 


加里艾恩:这是神在开玩笑吗……胡达尔特…?不,不,这不可能…这肯定是什么把戏,只是我的幻觉…是谎言……


但是…就算这只是幻觉也好……听我说,胡达尔特,我有一个请求。一个即将死去的庸人最后的请求……


回到神拳痕,到拉尔戈神像前,为我们逝去的兄弟献上祈祷。


 


胡达尔特:我会的,加里艾恩,我向你发誓。


 


胡达尔特:我们该谈谈……到外面去谈谈。


 


密斯托:我得有信心…我必须更有信心……


 


胡达尔特:对梅弗里德和加里艾恩而言,你的存在比他们两个的性命还更重要。我一直都很想见你一面……现在总算见到了。尽管这其实算不上真的第一次了,是吧?


要是我能回到过去,告诉那个头脑发热的盲目傻瓜,绝不要相信铁面人,或许加里艾恩也就不会像现在这样独自死去。


听着,他已经没多少时间了。我可以为你们带路。从这里到神拳痕之间的这片荒野并没有多危险,但如你所见,我手无寸铁,因此要是发生了战斗我也帮不上多少忙。


 


密斯托:这恐怕我也做不了什么……抱歉,我们只能靠你保护了。


 


胡达尔特:嗯,我相信你一定能保证我们的安全!毕竟不管怎样,你可是那个光之战士!让我们出发吧!


 


胡达尔特:还真是一如既往的所向披靡啊…对吧?我感觉甚至比记忆中那一天的你还要更强大……


如果我的记忆确有其事,那么铁面公卿手下的士兵在得知你前来阻止他们后便开始动摇、慌乱不安。无论如何,他们怎么能与一个被称为艾欧泽亚的英雄的人抗衡?更何况,那个英雄曾经还拯救过他们之中不少人的生命。


我能想象,一些人呆站在原地然后就永远死在了那儿,另一些人冲出去杀红了眼、想杀死更多的帝国人。我不知道那时候我做了什么,但我希望我没有做太蠢的事、来企图阻挠你,我欠你太多太多了……


 


密斯托:胡达尔特?胡达尔特!你没事吧!?


 


胡达尔特:我还好……只是突然有点头晕。我们必须抓紧了,我们必须回到神拳痕!


 


密斯托:胡达尔特必须得保持意志坚定!他得记住现在最危急的是什么!


 


胡达尔特:我向…加里艾恩…发过誓了……我的兄弟,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密斯托:这不可能是实体化距离的极限了,我们明明就还没走出那么远…


 


胡达尔特:……一个人的记忆不可能脱离他存活。


我和你们说过,他已经没多少时间了,所以我…我也一样……


我会尽我所能地再撑久一点…再久一点……但到最终,这不是我能够掌握的事情……


 


密斯托:不!我不会让这一切发生!他能挺过去的!我们能实现加里艾恩的愿望!!


 


胡达尔特:明明……故乡…已经那么近了……


 


密斯托:胡达尔特,你必须前进!我们必须让加里艾恩归于完整!振作起来,胡达尔特!


 


胡达尔特:你觉得我不明白这点吗!?他…他救了我的命!然而我——我们!我们全都死得毫无意义……毫无意义!!我们想要的一切只不过是回到故乡…回家……


 


胡达尔特:……来吧…坚强的兄弟 夺回炉火和家邸♪


在闪耀的 军星之下 是勇者的圣地♪


举起双手 放声高唱 骄傲充满…胸膛…♪


在翻腾的漩涡之上… 我们团结坚强……♪


 


胡达尔特:…我们……我们能回家的……


即便是现在…即便我们负罪累累,我们还能够……回到、故乡……


 


(漆黑的深渊中,一簇火苗苟延残喘…)


 


密斯托:刚才他倒下后就再也没能站起来,接着他开始浑身颤抖,然后…然后就……


 


密斯托:……他就差那么一点儿了!他几乎可以撑过去的——他应该能撑过去的!啊啊,神是多么的残酷,竟然用救赎的承诺来戏弄我们!


我们……我们没有失败!是他们辜负了我们…他们辜负了我们!


他们…我们、我…………


 


密斯托:原谅我、原谅我……这所有失败都是因为我。我明明有机会,却没能抓住……请你回收自己的以太吧。


 


(令我苟存,无声无息;


令我死去,无人惋惜;


从这人世悄然离去,死于何时何地


也无石碑铭记。)*1


 


(当又一簇以太流回你的灵魂水晶中时,你从逝去的深渊深处听见了低声絮语……)


 


密斯托:……还没有,一切还没有结束。请你陪我一起去祈祷吧。


 


密斯托:就在这里献上对死者的祷告吧。


 


(拉尔戈神像近在眼前,地狱洞开,天堂垂泣。无人的灵魂不在神拳所及之处。)*2


 


密斯托:……向死者祷告又有什么用呢。他们的双耳再也无法听见了。


他们的双眼无法看见,也无从宽慰他们的心灵。他们残留下的回忆也最终会随着时间被消磨殆尽,淹没在深渊之中。


留给我们的只有痛苦。为那些逐渐被忘却的名字与面容,余下挥之不去的悲哀。


我们怎么才能抵抗命运残忍无情的剥夺?难道我们只能接受凡人终会死去的结局?


我们来这世上究竟是为了饱受折磨?还是为了将其改变?


 


你会怎么回答?


这个世界是由我们的选择所铸成的,而我选择了这柄大剑。对我来说,这就是唯一的真实。


一切都是神的旨意。


 


这个世界是由我们的选择所铸成的,而我选择了这柄大剑。对我来说,这就是唯一的真实。


密斯托:……没错。所谓神的法则只与我们的选择有关。


 


一切都是神的旨意。


密斯托:…但我们不必非要接受它,你能明白吗?


 


密斯托:我们没法拯救所有人,不是么。有时候,我们甚至连救下自己都已经竭尽全力。


但这都有什么关系?究竟有什么是我们一手酿成的?


 


密斯托:……还有最后一次。我向你发过誓,我不打算食言。


但是,我希望你能明白一件事:每一次的介入,都需要我付出代价,付出牺牲。…等所有都结束后,我就什么都不剩下了。


不过……并不非要如此。尽管我们犯过无数错误,尽管我们一次次地失败,可我们还是能将其改变的。那些曾因我们而四分五裂的生命,我们也能亲手将他们修补完整。


时间和死亡曾是我们真正的敌人,但很快它们也再无法威胁到我们了。我可以在我的世界中为你筑造一席之地,你只需开口请求。


 


密斯托:我们该回伊修加德了。你很想念希德勒格和莉艾勒了吧……


 


莉艾勒:一切都还好吗,【玩家名称】?


 


希德勒格:【玩家名称】,我希望你们这次去基拉巴尼亚后有所收获。


 


希德勒格:……很遗憾发生了这种事。我是说,我很高兴你又取回了自己的以太,但我衷心希望不是在…呃,那么压抑的情况下。密斯托还好吗?等他回来之后,我们该看看他情况如何了。


 


希德勒格:嗯?没有啊,至少据我所知,他到现在都还没回到伊修加德。如你所见,他显然不在这里。


……哦,该死的。别告诉我他打算逃跑!我才刚开始打算相信那个小混蛋呢……*叹气* 不,不,现在就下结论还为时过早。他值得被我们多信任一些。我们还可以再多等几天,不过不能更长了……


 


 


译者注:


*1:英文原文如下:


“Thus let me live, unseen, unknown;”


“Thus unlamented let me die;”


“Steal from the world, and not a stone”
“Tell where I lie.”


节选自英国诗人亚历山大·波普的《Ode on Solitude(孤居颂)》,为调查胡达尔特所化成的黑雾后出现的系统提示文字,日文和国服版本的文本为“已经咽气了……替加里艾恩完成他的心愿”。


原诗的意境大有不同,形容的是一名独自一人隐居山林的隐士的潇洒生活,气氛类似“无忧无虑地活着,无牵无挂地逝去”。反复揣摩后译者自觉该诗段在此处引用所传达出的情绪大有不同,更接近“活着时一无所成,死去时一无所有”,因此自行对诗句情绪做出了调整。参考了黄源深的翻译版本。有兴趣可以搜原诗看看。


 


*2:后半句英文原文为:“For no one soul doth lie beyond, The measure of HisReach”


这里是一个英版环境下的双关,首先“神拳痕”的地名在英文原版即为“Rhalgr’s Reach(拉尔戈的所及)”,而“The measure of His Reach”正是阿拉米格国歌的标题。译者已经尽量加入了前面那部分的元素了,但国服似乎没有给出阿拉米格国歌的正式汉化标题,因此只能放弃。


 




以下为译者的胡言乱语:


 


我非常喜欢4.0暗黑骑士任务(当然dk任务我没有不喜欢的),尤其喜欢68级的剧情,这是FF14里我个人第一个做得真正意义上头皮发麻的任务。


如果有人不记得这两个NPC了,他们是当时主线26-27级中石场水车那里与梅弗里德一起的队友,加里艾恩正是当时负伤脱队的那名角色。胡达尔特,虽然主线中从来没露过脸,但他正是光战和阿尔菲诺假扮成难民去听铁面公卿演讲时假扮成铁面人的那个替身。原版中提及他见到光战时非常开心。


但结果最终他们小队的所有人都没能活着回到终于解放了的故乡。


原版侧重于光战带来的拯救,而英版更偏向他们自身的心愿。胡达尔特的幻影一次又一次地倒下,最后挣扎着说出他的——他们唯一真的想实现的心愿“After all we had done, we can still home”。不需要什么更加冠冕堂皇的伟大口号,甚至不是为了战斗而战斗,他们只是想回到故乡、想回家,回到曾经有他们的家园的地方。


但是实际上,“We can nevergo home”。



评论

热度(20)

  1. 不是流氓跑单的刺客 转载了此文字
  2. 不是流氓跑单的刺客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