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流氓

在艾欧泽亚划水.

【自译】4.0英版暗黑骑士任务剧情对白-70级

呜呜呜呜

跑单的刺客:

+注意+


英版依旧包含与原版有差异的本土化作业,请不要视作唯一解释版本。




60级任务对白   63级任务对白   65级任务对白  68级任务对白








70级任务:Our Compromise 我们的妥协【再次相见 あと一度、君に会えたら】


 




希德勒格:……真他妈该死,密斯托到现在还没回来。我们得去找到他,让他把剩余偷来的以太给还回来才行,没问题吧?


他说过等所有都结束了,他就什么都不剩下了……要我说,这话也太他妈含糊又不吉利了。


等我们找到他后,一定得让他讲个明白。


 


希德勒格:你最后一次是在基拉巴尼亚的神拳痕见到他的,对吧?那我们就从那里找起吧。


 


莉艾勒:我也要和你们一起去,而且你们两个不准拒绝。虽然希德的伤势已经好转了不少,但离痊愈可还差得远。更何况,你需要个人帮你一起和密斯托商量,希德又不擅长那个。


 


希德勒格:你还愣着做什么?很显然我根本不擅长什么谈话,所以只能靠你和莉艾勒去打听那小子的消息了。


 


莉艾勒:总有人知道点什么能让我们找到密斯托的消息……


 


解放队守卫:你说你在找一个有蓝色长发的小男孩?如果有这么个人经过这里的话,我肯定会有印象,但可惜的是我并没有见过。


我的同僚在换班的时候做过例行报告,他也没提起过任何符合你描述的人……


 


奥蕾拉:……啊,是的,我记得那个长头发的男孩。他非常好奇,问了一堆有关以太的原理的问题。他和一名幻术师聊了一阵子,我不知道他们聊了什么,不过从他的表情来看我觉得那很重要。


我觉得那孩子非常早熟,而且不知为何,有种不染凡尘的感觉……


 


解放队驯兽人:嗯?你说什么!?你也在找一个男孩,是不是?!


昨天深夜我去巡视陆行鸟房时,有个人偷偷藏在那儿。我听见他说“原谅我、原谅我”,然后他就飞快地遛了出去,消失在了夜色中。


接着我意识到周围十分安静——过于安静了。睡着的陆行鸟会发出鼾声,但它们没有,因为它们都死了。全都死了。它们身上没有伤口也没有任何明显的痕迹,但它们就静静地躺在那里,好像灵魂直接被吸走了一样!


等等——你是那孩子的监护人吗?你会为他做的事负责的吧!?如果你是他的家长什么的,那你欠我一个解释!


 


莉艾勒:我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希望密斯托没打算做什么蠢事……


 


希德勒格:我们的调查员回来了。怎么样,你知道密斯托的下落了吗?


 


希德勒格:……你说他和一位幻术师聊了会儿天,然后很可能杀死了一堆陆行鸟?我完全搞不懂这都什么鬼东西,不过至少我们能确定他在这里待了一段时间。


不过他现在很可能已经离开了。我们刚刚从吉洛那里听说,有个长得很像密斯托的男孩离开了神拳痕。


他朝山区的方向走了,我们也跟上去吧。


 


莉艾勒:它们死了,就只是……死了。就像你之前听闻的那些陆行鸟一样。


 


希德勒格:没有任何肉眼可见的伤口,也没有血迹。嗯,就像莉艾勒说的:这些野兽的死因无法辨识,和神拳痕的驯兽人宣称是被密斯托杀死的陆行鸟一模一样。


 


莉艾勒:但这根本说不通。除了那个魔法以外,密斯托几乎手无缚鸡之力。除非……除非其实他一直有这种能力?


 


希德勒格:……我们早就知道答案了不是么。我们第一次见到他时,他就偷走了你水晶里的以太。


 


莉艾勒:就算他能做到、就算他这么做了……可为什么?


 


希德勒格:等我们找到他后就可以亲自询问本人了。莉艾勒和我往南面去找。如果我们都一无所获,就回到这里汇合;但如果我们有人找到了他……恐怕要么你得赶来支援我们,要么就反过来。


 


(你环顾四周,没能发现任何不同寻常的地方……但在思绪的边界,你听见了一声低语,指引你去往西南方……)


 


莉艾勒:不……母亲……


 


希德勒格:真见鬼,我讨厌蒙对……


拔出武器来。密斯托暴露出他的本性了,他从那些野兽中吸取了一堆以太或者乱七八糟的东西,让他拥有了惊人的力量……


和他早先的警告相反,又一次制造出幻影并没有让他丢了命。而且我们的记忆中有那么多美好杰出的人物可供挑选,他偏偏选择了伊斯特里德·德·科丽妮恩。


 


希德勒格:他知道我们为什么会来这里,而这就是他的答复。他召唤了那个纠缠在莉艾勒的噩梦中、让她从床榻上惊醒尖叫的怪物。


 


密斯托:原谅我,希德,但我没有其他选择的余地了……


 


你要说什么?


→说出你的名字。你真正的名字!


→永远都有其他的选择。


 


→说出你的名字。你真正的名字!


密斯托:……我该询问同样的问题么?你们究竟是谁在掌控大局?不过这也不重要了。


我和你,我们其实是同谋啊。


 


→永远都有其他的选择。


密斯托:……不,从来没有。并不存在什么别的选择。


 


密斯托:你还记得你为什么会站在这里吗?你还记得一路以来自己究竟杀了多少人吗??有多少的生命破灭,多少的故事终结?


灵魂水晶中携刻着历代暗黑骑士过去犯下的罪行……而你的已经数不胜数,无法估测、没有尽头。


正义只是借口。高尚仅是谎言。杀戮就是杀戮!


 


密斯托:可即便我们自身同样有错,但是正这个残酷冷漠的世界把人们都变成了凶手。


不过我们已经不需要再经受折磨了。我曾想把那些破损的灵魂一个个修补圆满,但事实上,最终的解决方法更加简单。


我要创造一个世界——一个没有磨难、痛苦和绝望的世界!一个不存在死亡的世界!在那个世界中,我们永远不需要和亲爱的人分别。


 


希德勒格:那么为了制造出这个“世界”,你又要杀死多少只野兽?你究竟要吸取多少以太好达成这个目的?都他妈是只会痛哭流涕的小屁孩自以为是的诡辩……


行吧,我同意你至少是说对了一件事:这个世界就是野蛮的,对苦难漠不关心,没有所谓天道也毫无章法……——


——…没有人能带来任何正义!所以我们只能自己去奋战!如果我放弃了我自己都会诅咒自己,因此你别想把那些幻想施加在我们身上好弥补你那些可怜的愧疚心!


 


密斯托:不!难道和师长的重逢没有让你感到慰藉?尽管你知道那只是假象,但你不是依旧减轻了许多心中的痛苦!?终于能在这一片疯狂中找到一份安宁?!


我不是你们的敌人,无论是过去或者将来。我不想与你战斗。我只想请求你,让我去完成我应尽的任务。


现在回头还不晚。你仍然是个善人……你仍然能成为…一个善人……


 


密斯托:……所以这就是你的答案。


或许你不能接受那些非做不可的事,但我能。所以……拜拜。


 


===战斗开始===


 


迷幻梦 密斯托:我们的谎言最为庞大,必须结束这一切。


 


密斯托:我记得住每一张脸。他们注视着……等待着……


 


===战斗结束===


 


密斯托:那么多的生命经由世界之手被摧折,之后再经由你手……那么多、那么多……


灾厄将降临于所有与光之兵器为敌的人身上,死亡会成为他的褒奖。他的亲族和所爱的一切亦将死去。


我们曾绝望地为其奋战的一切都如同沙漏中的细沙般从指缝间逝去,而最终所剩下的…剩下的……


…只有我们。只剩下我们和自身的罪孽。


在这条道路上前行就是去受难,去牺牲……


 


(倾听我的声音。我们的心跳,听……)


→正义的代价同样高昂。


→我已经厌倦了这场闹剧。


(选择结果无分支)


 


???:侍奉…拯救…奴役…杀戮……没错,我负罪无数,但悔恨?寥寥无几。


何况他既然连我——这个理智和务实的化身的劝告都不理会,你哪来的希望认为他会听从你?


 


???:自相争斗对我们都没好处。你那幼稚的叛逆现在该结束了。


 


希德勒格:这他妈的究竟是什么鬼!?


 


弗雷:…我猜,是一个妥协?我亲爱的朋友拒绝让我取而代之,但我可不打算对这个低能儿的企图袖手旁观……无论他打算做什么。


 


弗雷:别再埋怨白云崖那时的事了吧,嗯?我保证这次不会从背后捅你一刀。


一切都会和过去的大好时光一模一样。


 


希德勒格:一名暗黑骑士需要一把剑,把我的拿去。


 


密斯托:不……不…不该是这样……你们全都错了……


我会带给你安宁!给你一个赎罪和改过的机会!不要认为你能凌驾其上!不要以为审判之时永远不会到来!


 


弗雷:……等那一天真的到来,我会张开双臂欣然迎接。


但那绝不会是今天!而你也不会是那裁决!!


 


===战斗开始===


 


弗雷:那么,简单明了的计划:我们先收拾完这些杂鱼,再去对付那男孩。


 


迷幻梦 密斯托:看看这些被你杀死的人吧!他们数不胜数!


 


密斯托:你一次又一次地重复着杀戮,难道你没有任何感觉吗?


 


弗雷:我的心就和其他人同样会淌血!


 


弗雷:我们背负的这些伤痕与罪孽无法被否认!


 


弗雷:但是你,小鬼,我否定你!你那是懦夫的做法!


 


密斯托:在尸骸铸成的王座上他等待着……


 


弗雷:哈,你被这些华丽的杂种绊住脚了,是吧?


 


弗雷:但别忘了,我们早就战胜过他们!


 


密斯托:为什么……为什么他们不再回应我了……


 


弗雷:他已经虚弱到无法再召唤出更多幻影了!


 


密斯托:那些声音归于寂静了……而深渊正……


 


弗雷:结束这一切,【玩家名称】!快用噬魂斩!


夺回你最后那部分以太!让我们化为一体!


 


(提示:使用噬魂斩以归于完整)


 


密斯托:审判……绝不会……


 


===战斗结束===


 


密斯托:原谅我,宽恕我……我如此询问、如此乞求、如此祈祷,但无人回应……


他们又一次湮没在了黑暗深渊的彼方……


 


弗雷:这就是我们的命运。这正是所有生者的命运——受难而后死亡。


不要去寻求宽恕,它并不能消除你所背负的一切,罪孽仍旧同样的沉重。


 


密斯托:但那些我们所失去的人呢?难道他们不值得活下去吗?


 


莉艾勒:不,他们依旧活着,在我们的心中、记忆中和灵魂中活着。


没有人愿意被迫离别。但这……这就是人生的一部分,也正是离别才令相聚的时光变得如此珍贵……


你不能沉浸在过去的错误之中,那样你就永远都看不见未来了。现在还在我们身边的人,是更需要我们去帮助的人。


 


希德勒格:最强大的力量是由深渊中的火焰孕育而出的……


 


弗雷:…倾听我的声音、我们的心跳,听吧……


我宽恕你,我宽恕你,我宽恕你……


 


密斯托:……谢谢你。这就是……我所渴望的全部了。


所以……这就是了。故事的尾声,我们最终的告别……虽说显得有点老套。


 


密斯托:在你最幽暗的时刻,在你的至黑之夜……想想我吧,我会永远陪伴在你身边。因为除此之外我还能去往何处?除你以外我又会有何他爱?


 


莉艾勒:啊…你回来了。欢迎回家……?


 


希德勒格:我希望你能谅解我们先你一步返回了伊修加德。我……呃,我需要一些时间好好理清在基拉巴尼亚发生的事情。


 


希德勒格:我不会假装自己了解你所遭遇过的一切。一个人永远无法真正彻底理解另一个人的心…不如说有时候连自己都搞不懂,关于这点……


我现在基本上是在胡言乱语了,但我……我想我是打算告诉你,我真的非常感激你为我和莉艾勒做的一切。我欣赏你,我尊敬你。只要你需要,我们永远都会为你而战。


毕竟我们是一同行走在暗黑之路上的同伴…并且也是好友,至少我是这么想的。


 


莉艾勒:我在想……密斯托是在水晶碎掉的同时出现的吧?但究竟是哪一个先发生的?而且为什么是在那时候?


 


希德勒格:我会知道才有鬼。真的有人清楚灵魂水晶到底是怎么运作的吗?最重要的是现在水晶已经重新变得完整了。


就像那句话说的…“赤心淌血,唯人哭泣,灵魂燃烧。暗黑源此而来,耗尽万物。”(*)极少有人的心会像【玩家性别】那样流血……


 


莉艾勒:嗯,既然你提到了流血,我认为你的旧伤可能又裂开了。如果你愿意听话坐下,我照料起它们就方便多了…


你也该去好好休息一下,【玩家名称】。不是所有的伤口都如此明显。


 


希德勒格:就这种小丫头说的话——好吧哈罗妮在上!她说的没错。你没必要急着立刻赶赴下一个战场,那会让自己精疲力竭的。


当然如果你真的停不住脚的话,为什么不回到这整个该死的闹剧开始的地方看看呢?或许你会有点什么头绪。


 


希德勒格:……我心中有一部分不由得感觉这些事只不过是做梦昏了头,但等我深呼吸一口就能感觉肋骨在隐隐作痛。


 


莉艾勒:想象一个没有伤痛和悲哀的世界是很美好。但现实的世界还是这样,幻想能带来的也实在有限。这也正是为何我们会有剑。


 


???:嗯?您有什么烦恼么,阁下?


 


埃德蒙·德·福尔唐伯爵:啊,不过当然了,今天实在是酷寒。在这样的天气里,人们都应该窝在壁炉边暖暖身子。


您知道么,我们就没有一天不曾听到过您的名字。士兵和商人们时不时就会带来您近来成就的捷报。虽说,从英雄本人口中听到自然会更好……


不过您会来拜访我们真是做梦到都没想到。有你陪伴实在是不胜喜悦。


我非常希望你能在这里多待几天……但你的命运从不是在此停留,不是么?尽管一部分的我确实希望您能留下……


 


福尔唐伯爵:请见谅。我发现自己在晚年间变得越来越多愁善感了…况且我近来还在整理回忆录,不得不去再次重温我人生中最黑暗的一节……


奥尔什方他…度过了非常充实的一生……如果他的故事能名垂青史,那么我也…我也能感到一点宽慰……


 


福尔唐伯爵:我们随时都欢迎您的到来,【玩家名称】。于我而言你就像是家人。只是现在,去吧!不要让我耽搁你太久。这世界从来不会等候任何人——哪怕是你。






注(*):原文为“A heart bleeds, a man weeps, a soul burns. Thence comes the darkness, to consume”在50-60的剧情中希德勒格曾提到过,是翁帕涅所留下的关于暗黑之力本源的谜题。






以下为译者个人感想:




这次的剧情中,比起原版更单纯强烈的想“再次相见”的渴望,英版多了一个“赎罪”的主题,是活下来的人对于死者的愧疚。生者想要得到谅解、生者想要得到宽慰,但(日版中提及过)密斯托制造出的幻影并不是真的死而复生的死者,仅仅是生者回忆中的对方的形象而已。一切不过是生还者的自相情愿。


密斯托作为历代暗骑所留下事物的一个集合体,承载了大家的愧疚和负罪感。他的出现意味着光战内心有一部分也是如此:将同伴(乃至敌人)的死一部分责任归咎于自己身上。同时光战也希望能见到离开的同伴,希望能听到他们告诉自己错不在你、听到他们说并不怪罪于自己——但同时他也十分清楚他们都已经死了,而死人不会复活,这都只是幻想,他的罪责只属于自身且只能一人背负。就像弗雷说的“不要去寻求宽恕,因为它们无法减轻丝毫罪孽”。光战所能做的只是记住这些,做完他们未尽的事,避免再发生同样的悲剧。


这个设置也正是我最喜欢这次暗骑任务的一个地方:永远没有人能代替死者开口了。无论是寻求宽慰还是原谅,甚至是“不想分离”的心情,都只是生还者自己的美梦。逝者缄默不语,再也无法回答。


而光之战士深谙于此。


最后,我断断续续翻了很久,现在剧情对白的翻译总算告一段落。之后还会继续进行英版任务日志的翻译,感谢大家。



评论

热度(29)

  1. 不是流氓跑单的刺客 转载了此文字
  2. 不是流氓跑单的刺客 转载了此文字
    呜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