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流氓

在艾欧泽亚划水.

【自译】4.0英版暗黑骑士新任务剧情对白-63级

跑单的刺客:

+注意+


缓慢更新。这次英版依旧和中日版有或多或少的差别,但改编也依旧很有趣,【请不要视作唯一解读版本】。比起原版多了一个新的主题。
任务文本原文来源youtube。


60级任务对白








63级任务:The Widow and Her Love 遗孀和挚爱【为了赎罪  あと四度、償いの先】


 


希德勒格:啊,谢天谢地,终于来了个成年人。莉艾勒这段时间一直陪着密斯托——和他作伴、好了解些关于他的事情之类的。


但我们得知的实在不多。他不愿意谈起他的家乡,也不愿意谈起他的过去。而且似乎除了召唤出别人记忆中的幻象外,他也没什么其他的爱好和能力了。


*悄声*(关于那点,我完全不清楚他是怎么做到的……还有,更重要的是,我根本不知道我们该怎么‘夺回’他偷走的以太。眼下我们除了同意他的条件外别无他法,除非你想一直拿着半块灵魂水晶。)


 


莉艾勒:你知道我是听得见你那些悄悄话的吧?密斯托用意是好的,而我和【玩家名称】都愿意助他一臂之力。所以为什么你不呢?


 


希德勒格:我没说我不情愿。你看我现在还站在这里,不是吗??


好了,那么,我们在这儿找不到男孩需要的人。比起返回伊修加德,我认为我们该去点新地方。让我们在尾羽集落再碰头吧。


 


莉艾勒:在这里生活不太容易,但大家都很满足。也就是说,猎人们自己没有多少可供分享的深刻悲剧……


不过呢,他们倒是告诉了我最近有个被从隼巢带来的外来者,准确来说,是一名罪犯。一个名为罗蒂的女性。


她该靠做苦工来赎罪,但她的监管人有些过于……激进。他对她极其苛刻,每天她都被殴打得浑身淤青。


 


希德勒格:嗯,伊修加德式正义,对此我非常熟悉……


如果这个女人需要帮猎人们处理杂务,那么应该不难找到她。走吧,我们四处看看。


 


莉艾勒:你找到她了,对吧?


 


???:无礼的蠢货!在我先对你开口前你不准说话!你明白了吗!?


 


愧疚的犯人:是的,大人……请您原谅我的冒失无礼。


 


古板的监管人:别想愚弄我!你的罪行不可饶恕!!艾默里克阁下和他高贵的同胞们或许会认为你该得到慈悲,但我早就见识过你们这类人!一个痛快的死刑都算是便宜你了!


 


希德勒格:哼,对那个杂种来说一个痛快的死刑都算是便宜他了。我实在无法想象她做了什么才称得上那样的对待。


嗯?你认识她么,【玩家名称】?


 


希德勒格:真他妈……她就是那个在隼巢领导示威者的人??那个差点毁掉了整场和谈的人?而且她还给你下了毒!?


行吧,这么一来我就懂了……但如果说你能够原谅她——或至少是放弃该死的复仇——那么你也必定觉得此情此景很难称之为正义。


 


密斯托:她因为失去了丈夫的痛苦和绝望而犯下罪行,要是他们二人能再次相见的话……


 


希德勒格:别犯蠢了。她知道他已经死了,你那样只是戳人痛处罢了。


 


密斯托:你难道看不出她原本就只剩下痛苦了吗?


那些人如何在黑暗中哭泣,如何为死别而哀痛不已……那些旧伤疤是如何在溃烂后扩散至全身并将他们彻底击垮……我们曾亲眼见证,我们曾亲手酿成——


 


希德勒格:好了好了!那就如你所愿去召唤她的丈夫吧!*叹气* 但假如你的善举反而招来了她的辱骂,到那时候你可别来哭着找我。


我可不想让这里的猎人对我们剑拔弩张。莉艾勒,带着密斯托到森林里去躲好,【玩家名称】和我会去救出那女孩。


 


希德勒格:更准确地说,我会去救出那女孩。她肯定会立刻认出你,并可能会误解你的意图。我们不能冒那个风险。


至于你要做什么……毕竟无人不被战神所怜悯,不是么?找到那个监管人,让他正视他的做法中的错误。如果他当真为人正直,那么他或许会为自己的恶劣行径忏悔……


而他若是拒绝,那么这就是他的选择,他该为自己的行动承担后果。要是他拿出武器,那么这后果就会翻倍,你懂我的意思吧?


 


古板的监管人:恶心!光是看你一眼都让我产生杀人的念头。你给我老实干活!我必须要去自然风光中散散心好驱赶这些想法,也许钓鱼会是不错的选择……


 


希德勒格:现在正是机会!


 


古板的监管人:嗯?你是谁?为什么要来打扰我?


一个对我处理罪犯的方式提出异议的冒险者?哈!说得像你知道她犯了什么罪一样。她就算是被推下落魔崖都不为过。


可叹的是,慈悲开明的议长大人下令让我们放了这女人一命,但我会确保她余生的每一刻都充满了痛苦和藐视。


你胆敢私自审判我!?审判一名神职人员??我可不会被你的威胁恐吓到!哈罗妮会指引并守护我!伟大的战神指引守护着我!!


 


(你感到了某种正义的存在)


 


密斯托:快看!我们让他们重逢了,我们会令她归于完整!


她那微笑起来的模样,双眼闪烁着光芒。这份幸福是多么美丽……


 


罗蒂:每天夜里我都会梦见你的面孔……


我本可以阻止你回归前线,我本可以恳求或尖叫或咒骂。但我却没有。因为我知道你一定会听我的。然而就算你能够原谅我,我也永远无法宽恕我自己。


那支箭虽然没刺透我的心脏,但我的内心已经在很久以前就死去了。一直以来我都只是在静静地等待、等待死……


这就是我想对你说的话,史蒂斯,若是我能的话。然后你,你会说……


 


史蒂斯:你不能永远被那一刻困住,罗蒂。你必须得向前看。你得学会宽恕你自己,你得放手让我走。


 


罗蒂:但我不会,我不会这么做的。如果我忘了你,该由谁来记住你曾是怎样的一个人?那位士兵、那名丈夫……我是唯一知晓这一切的人……我会尽我所能地保护住这一切,直到生命尽头。


如果他在这里,这就是我想告诉他的全部……但他不在了。他永远都不会回到我身边了。所以求你了……结束这一切吧…无论这究竟是什么魔法……


 


罗蒂:【玩家名称】…这一切都是你做的吗?


 


密斯托:不、不是的,是我做的。请宽恕我…我原本以为……我只是想……


我、我现在明白我错了,你完全有生气的理由。


 


罗蒂:没关系的,孩子。就这样吧。我感激你的善良,即便它或多或少有些误入歧途。


你也一样,【玩家名称】。我曾将许多事情都归咎于你,我曾是那样痛恨你,因为…因为……我不知道。或许是因为你回来了,而史蒂斯没有,或许吧。因为是你而不是他。


他们说战争已经结束,但对你这样的人而言它们从未结束,对吗?


 


你会说什么?


→这世间总有些值得为之而战的事物。


→万事总会结束。


 


→这世间总有些值得为之而战的事物。


罗蒂:嗯,我知道你是什么人。当我还是个孩子时我曾听过许多故事。(之后内容相同)


 


→万事总会结束。


罗蒂:或许,或许不……这一切都取决于我们自己,不是么?取决于我们能否再背负它们。而有什么让我感到你的战争尚未终结。


我知道你是什么人,当我还是个孩子时我曾听过许多故事。那些人既无盾牌亦无纹章。他们为弱小无助者而战,不为人的法律或神的意志束缚……


我无法阻止你,正如那一天我无法阻止史蒂斯跨出家门一样。所以……如果这就是你真心所想的,那就战斗吧,该死的,继续战斗吧。只是……千万不要浪费一分一秒,从来都没有足够的时间。


好了,我想我欠这孩子一份恩情,他试图让我丢下我仅存的绝大多数包袱,所以我会的。请多保重……还有谢谢你们。


 


希德勒格:……她走了。回收你的以太吧,【玩家名称】。


 


(当又一簇以太流回你的灵魂水晶中时,你从逝去的深渊中听见了一丝耳语……)


 


密斯托:请宽恕我,请宽恕我……到头来,我还是没能让她归于完整……


那么大的伤痛、那么多的丧失……它们就快从我心中满溢出来…也许这已经远超我们所能承受的,也许这从不该是我们本性使然。


 


希德勒格:……你依旧有三次剩下的机会,不是吗,没必要这么见鬼的感伤。至少不是在这里。我们先回尾羽集落再说吧。


 


密斯托:…比起我的幻觉,你的话语帮到了她更多。


她仍然是个善人,你也是的。我希望你们都能铭记这点……


 


希德勒格:我本想说直接去找下一个人,但密斯托看起来完全不是能继续下去的状态。


这就意味着我们得在这儿呆上一阵子了。至少我们可以在这里享受点郊外的新鲜空气,我和……我的小家伙们。*叹气*


不过在我看来,那女人还是因为我们的行动而开怀了些许,这就值得。——至少是和所有经历过于她相同的切肤之痛的人们一样了。


 

评论

热度(11)

  1. 不是流氓跑单的刺客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