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流氓

在艾欧泽亚划水.

【自译】4.0英版暗黑骑士新任务剧情对白-65级

跑单的刺客:

+注意+


缓慢更新。这次英版依旧和中日版有或多或少的差别,但改编也依旧很有趣,【请不要视作唯一解读版本】。比起原版多了一个新的主题。


自己做的时候没感觉,一翻才发现这次剧情文本量这么大。65级的剧情真的非常非常喜欢,可以说是从这里开始全程高能吧。




60级任务对白   63级任务对白








65级任务:The Orphans and the Broken Blade 孤儿和断剑【遥远的憧憬  あと三度、遥かな憧憬】


 


 


希德勒格:*哈欠*【玩家名称】,我相信你是想来继续上次没做完的活儿,我也一样。不过很不巧,密斯托还是伤心得要命。


面对罗蒂时的失败仍然压在他心上,他害怕自己又会重蹈覆辙。


所以…反正也想不出什么更好的法子了……我想或许我们该再去看看翻云雾海的那群混账毛球。


 


莉艾勒:什么?但是为什么?我可想象不出密斯托帮助一只莫古力什么的。


 


希德勒格:从前我遇到不顺心的事情时,我的师父会带着我到类似莫古力之家那样远离城镇的地方。那里的新鲜空气、宁静、无人来打扰……


……而且,我也没忘记是那些莫古力在我跟莉艾勒争执不下的时候帮助了我们。尽管我们并不是因为他们的介入才和好的,完全不是。


 


莉艾勒:*大笑*随便你怎么说,希德…你说了算。


 


密斯托:……别担心,我没有放弃的。既然你没这个打算,我又怎么能放弃呢?


 


希德勒格:…好了,事已至此。我会忍着别把那些莫古力的绒球扯下来再塞进他们嗓子眼里,至少现在忍着。


我猜,咱们的密斯托大概正在欣赏风景,你不如就去陪陪他?


 


密斯托:风吹着头发,阳光晒在脸上……在这儿你仿佛可以沉浸在和平的美景中,忘记那些恐怖,但仅仅是仿佛。


你我二人一路以来都经历了不少。看看其他人,他们会犹豫踌躇。但你,你能明白那些义务、那些责任,以及赎罪的必要。


 


你要说什么?


→你为什么需要赎罪?


→你遭遇了什么?


 


→你为什么需要赎罪?


密斯托:我们曾失去了太多太多人了。那么多朋友和所爱之人,一次又一次地失去。我们曾以为自己能永远保护他们在身侧……但最终只留下了无限痛苦。


只要我们愿意,流逝的时间便能够抚平残留的悲恸。可我不能这么做。这些痛苦、这些悲伤……理应由我背负,只能由我背负。现在我已经明白这一点了。


那些人的悲叹属于我,而我会回赠他们安宁。但是谁又是在何时何地,这是件需要仔细考量的事,毕竟哪怕是我们也有极限……


 


密斯托:我曾失去过谁?所有人,同时也无一人。毕竟我们始终都是四散分离,难道不是这样吗?


或许有一天你会明白……那时候你便能分享我的憎恨与轻蔑。
(另一选项的对话内容相同)


 


密斯托:啊!请、请原谅我,我是不是离群太久了?希德勒格会担心的,我们必须立刻回去!


 


希德勒格:你来了啊,我相信密斯托已经有充足的时间反省完他的过错了?


 


密斯托:是的!我已经准备好继续寻找那些或许需要我用能力去帮助的人了。或许之后会很艰难,不过我还不准备放弃。


 


希德勒格:很高兴听见你这么说。既然这样,我们也不需要再在这个鬼地方多待一秒了。我认为我们应该迅速离开这片被诅咒的地方,然后永远都不要回来。


 


莉艾勒:希德,别说傻话。我们该带着密斯托在翻云雾海多逛一会儿。毕竟你看,我们可是走了这么长的路才到这儿的。


来吧——我有个地方想带你去看看!


 


希德勒格:你们两个死小鬼给我他妈的等一下!!你们不能就这样跑开的知道吗?!!你会被什么长着三个脑袋的古菩猩猩吃掉的!莉艾勒!?莉艾勒!


老天啊……*叹气* 我们走吧,他们不可能跑得太远。路上当心那些好斗的龙族和神出鬼没的莫古力。


 


莫古力A:莫古还很年轻不想死库啵……


 


莫古力B:不要拔绒球库啵……


 


希德勒格:……别那样看着我。如果这些小王八蛋还不想丢了脑袋,他们就该惜命点别老想着偷袭我。再说了,他们不是还活着吗。你该对我的自制力多点信任。


总之,我跟丢孩子们了。我不确定他们俩到底往哪个方向去了。


我先去北边找找,接着再绕到赎罪天廊那儿。你就直接过去吧。


 


密斯托:莉艾勒告诉我说,这里充满了她的回忆。


 


莉艾勒:……你真该看看那时当莫古力开始又唱又跳后,希德脸上露出的表情!他完全目瞪口呆!


 


密斯托:唔……不过你之前说他们是为什么会想唱歌跳舞的来着?


 


莉艾勒:那蠢透了,真的,不过……我想是因为当时希德勒格拼命地试图成为他师父那样的人,尽管他完全不必如此。


他在比我更年幼的时候就失去了家人。翁帕涅爵士收养了他和弗雷,但他们也离开人世了,所以之后就只剩下了我们两个……


这令他曾满心愤恨又不计后果,但现在——好吧,他还是那个样子…——不过比从前要好得多。在我看来,这已经进步不少了。


 


密斯托:师父一定是对希德勒格来说非常重要的人吧…


 


希德勒格:好了,谢天谢地。你们真的不应该像那样跑掉的!


 


密斯托:你还想再见他一面吗?我是说你的那位导师?


 


希德勒格:哈?你为什么会突然这么问?莉艾勒都跟你说了些什么??呃,我是说,我时常会想要是我能在他尚在世时多和他聊聊就好了,不过……


等下,不!你这死小鬼该不会是打算——


 


???:嗨,希德,看来你还是和从前一样活泼。


 


希德勒格:…师父!


 


翁帕涅:这位想必就是弗雷的后继者了。毫无疑问,是一位绝对适格的继承人。我名为翁帕涅,能认识你实乃我的荣幸,【玩家名称】。


你在遇见希德勒格前就经历了许多。并且,你们也共同成长了不少,无论是心智或是力量或是灵魂。无论是作为暗黑骑士,还是作为真正的英雄。


 


翁帕涅:在过去,我也曾被人们称为英雄。我曾在战神的名号下,为保卫伊修加德建立过诸多功勋。


人们说我是一名英勇诚实的神殿骑士、斩龙无数的屠龙手、一名为他的部下敬重爱戴的指挥官,而他们甚至愿意追随我至七层地狱……


——那也确实是我引领他们到达的终点。无数次地,我看着我的士兵们倒下,可我却被授予奖勋,然后他们又会将更多心怀梦想与荣耀的年轻人编入我的麾下。


青绿植物般的少年们流淌着赤血,泼溅在惨白的雪原上。一次又一次……


后来,在某一天,我发现我……我再也记不起最初死去的那位士兵的脸了。我忘记了那第一位为我献上了生命的孩子的面孔……——也就是在那一天,我离开了神殿骑士团。


 


希德勒格:这部分的故事我已经烂熟于心了,但你从来没讲过之后又发生了什么。


为何一名拥有地位和财富的善人、一个完全可以安享晚年的人会选择放弃这一切,走上暗黑骑士的道路?而且你又为何会愿意再让两个男孩走进你的人生?


 


翁帕涅:不错,很久以前你也问过我同样的问题,那时候我告诉你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当你变得更年长、更聪慧和强大的时候。


那么,现在就拿出证明来吧,希德,看看今天是否就是“那一天”?


 


希德勒格:*叹气*你总是热衷于你的那些试炼。


 


翁帕涅:实际上,你得承认热衷于试炼的是你自己。如果得到真相不需要任何代价,你根本就不会认真对待。


因此在场的所有人——给我这份殊荣吧!与死者共舞这最后一曲!让我见识下你如今成为了何人,黑曜心希德勒格!


 


===战斗开始===


 


深黑翁帕涅:你们三人都不必手软,为我展示你们全部的力量!


 


黑曜心希德勒格:你听到他怎么说的了!和我一起上,【玩家名称】!


 


翁帕涅:这就是你们的全力了?唔,或许这能起点作用。


 


希德勒格:它们是冲着莉艾勒去的!【玩家名称】,去帮帮她!


 


翁帕涅:希德勒格,你曾立下过誓言,对吧?那要是你不幸失败了的话该怎么办呢?


 


希德勒格:可恶,我抽不开身!【玩家名称】,快去救莉艾勒!!


 


翁帕涅:你明白,迎接孤狼的只有死亡,希德……


 


希德勒格:呃…!你还真是一点都不手下留情啊…


 


无声无息莉艾勒:希德、希德!!你还好吗?!坚持住!


 


希德勒格:哈,我们还完全撑得住,老头子!你还有什么别的花招吗?


 


翁帕涅:还不错,不过你们要怎么对付这招?


 


翁帕涅:永远都不要把注意力从你要保护的人身上移开,希德,记住这点!


 


希德勒格:该死的,别再有下次了!【玩家名称】,去帮助莉艾勒!


 


莉艾勒:我没事,不要担心我!


 


翁帕涅:如果不是【玩家名称】伸出援手,你现在都得死透了……


 


希德勒格:哈……他这话倒是没错,我又欠你一次……


 


翁帕涅:你们两个真是干得漂亮!你们已经远远超出了我的期待,就把这当做给你们的奖赏吧!


 


希德勒格:你这他娘天杀的老头——呜……!


 


莉艾勒:希德!……不,振作点,希德!


 


翁帕涅:我依然是你的对手!举起你的武器!


 


翁帕涅:觉得我不留情?你遇到的敌人可不会对你心慈手软!


 


翁帕涅:力量就是疼痛!苦难!牺牲!


 


翁帕涅:真是出色,【玩家名称】。弗雷会很骄傲的……


 


===战斗结束===


 


翁帕涅:干得漂亮,【玩家名称】,打得实在是精彩……弗雷若是能知道你继承了他…和我的遗志,一定会十分自豪的……


还有希德勒格……希德,我的好孩子,我令人骄傲的孩子,你差一点就能打败我了——


 


希德勒格:噢,省省你的同情心吧,你这臭老头。我输了,所以全都结束了。


 


翁帕涅:你一直保护着莉艾勒和【玩家名称】远离危险,希德,你做得很棒。就是得学会该闭嘴时就乖乖闭嘴、接受别人的赞扬就好了。


 


翁帕涅:你曾问过我为何会选择成为暗黑骑士、为何会愿意收养你和弗雷,但其实,在你内心深处,你早已经知道了答案。不过,自从我离世,我便欠下了亲口告诉你答案的机会。


我曾非常愤怒……愤怒于神殿骑士团,愤怒于我自己,愤怒于这整个让人们死得毫无意义的扭曲世界。我想为我的部下们寻求正义…同时也为我自己的罪孽索求宽恕。


我去拯救生命、惩戒邪恶,曾有那么一段时间,这于我而言就足够了。然而没什么是永恒的,不是吗?一个人总需要有个后继者……


……作为神殿骑士时我没能救下我的士兵,但你们两个是我的第二次机会。


我会教授你们我拥有的一切,告诉你们我从我的错误中所吸取的所有教训,以便让你们不用再重蹈覆辙。我想将你们送向更宽阔的世界,你们可以去做出伟大的成就,而或许……或许这能够弥补我曾经的过错。


好了,这就是我想说的一切了。你知道接下来要迎接什么了,对吧?


 


翁帕涅:……不过我想,在我变成一团烟雾消失之前,我总得多少再给你提供些建议。毕竟无论如何,我可是你前辈的导师。


像我们这类人永远不会迎来安宁的。每一刻我们都离死亡更近一步——我们的敌人的死亡、我们爱着的人的死亡,而最终…是的,我们自己的死。


正是对死亡的恐惧支撑着多数人活下去。那份畏惧、那对逃脱必然的结局——哪怕只是多一小会儿也好——的强烈渴望让人们苟延残喘。


可我们并非那多数人。我们亲眼看见深渊之下盘踞等候的那存在。我们品尝绝望、沐浴在那湮没之中,我们曾为逝者恸哭而后厉声诅咒神明的残酷。


这正是我们的剑和力量,也正是为何或许有朝一日——你将会比我们之中的任何人都更加强大。愿上天垂怜于你的灵魂。


 


翁帕涅:好好照顾自己,希德。对那女孩更好些。还有,尽量别再表现得像个混账一样(注:原文为chocobo’s arse陆行鸟的屁股,也是60级任务时莉艾勒调侃希德勒格时的用语)。


 


希德勒格:我……天啊,看在十二神的——


 


(当又一簇以太流回你的灵魂水晶中时,你从逝去的深渊深处听见了低声絮语……)


 


希德勒格:很好,很好…我很高兴最后没出什么大事……


至于你,密斯托——我很清楚地记得我呵斥过你别这么做。


 


密斯托:对、对不起,我没想到会发生战斗,我、我……


 


希德勒格:别在我面前愁眉苦脸的。我现在非常生气,没错,而且浑身痛得要命,不过这些伤过阵子都会好了。


我只要求你保证以后再也不会这么做了,尤其是在没有预警和他人同意的情况下。记忆在许多情况下,可能是会非常强大恐怖且令人痛苦的……


老头子说得没错,我能怪罪的只有我自己。要是我相信自己能打败他,我肯定就能。但我从未觉得自己有任何机会…所以我输了。……呃!


 


莉艾勒:他的伤势比我想象的还要糟,我们必须赶紧回莫古力之家去!


 


密斯托:有那么一会儿我真的以为他要没命了……你、你觉得,遭遇了这样的事后,他还会为和恩师重逢感到高兴吗…?


 


密斯托:那……那这就不是徒劳之举了。尽管他疲惫又伤痕累累,却也不会比以往更糟,而随着时间、随着时间…我们或许也能……


我们仍有希望,一切还并非不可挽回。


 


希德勒格:呜……恐怕莉艾勒说得没错,我需要花点时间养伤。我现在的情况完全不能长途跋涉。


这就意味着、这就意味着……唉,老天保佑,我就得继续呆在这群混账毛球之间多待上一阵子了!!


还有两次,是吧?再有两次我们就能结束这男孩的闹剧了,只可惜还不够短……*叹气*


【玩家名称】,请你更体贴一些然后帮我暴揍几只莫古力,好不?



评论

热度(15)

  1. 不是流氓跑单的刺客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