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流氓

在艾欧泽亚划水.

【自译】4.0英版暗黑骑士新任务剧情对白-60级

跑单的刺客:

+注意+


缓慢更新。这次英版依旧和中日版有或多或少的差别,但改编也依旧很有趣,【请不要视作唯一解读版本】。比起原版多了一个新的主题。
由于任务文本来源是油管上的视频主录制的任务流程,因此部分选择支收录不齐全,也期待以后会有更完整的版本。






60级任务:In Memories We Walked 行走于回忆中【回忆中的阴影】


 


希德勒格:啊,【玩家名称】,和我一同行走在暗黑之路上的同伴,但这不过只是你许多身份中的一个罢了。


镇神白刃、骑龙凯旋的战士、伊修加德的救星、在所有人四散奔逃时于云廊上直面邪龙尼德霍格的英雄。


一名行走在光明下为了伟大利益而战的英雄……同时也是行走于黑暗中为被遗忘者而战的骑士。有些人或许会说,这是个奇妙的矛盾——但我只想说,废话连篇。我只要你告诉我,你是否还愿意在这道路上继续前进下去?


 


你将如何回答?


→只要还有无辜者在饱受折磨,我便不会抛弃这深渊。


→如果我必须放弃黑暗以侍奉光明,那便如此吧。


 


→只要还有无辜者在饱受折磨,我便不会抛弃这深渊。


希德勒格:……我就知道你不会。那么有些事我想作为同伴和你谈谈。


近来伊修加德变得太多,许多人都宣称一个和平与繁荣的新时代即将到来。一个更开明的时代……但你我都知道,光明越强烈,阴影也就越深沉。


身为暗黑骑士,我们嫉恶如仇,时刻准备为被压迫的弱者们挥舞剑刃。如今更是如此。


上次我们在城内巡逻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我想我们该依顺序从上层开始——为何不从终卫要塞启程呢?


 


(当你望向福尔唐伯爵府的时候,你不禁回想起了那些在伊修加德度过的时光:那些旅途中的同伴们、和那些离你远去的人们……)


 


希德勒格:唔?你似乎有点分心……啊,这样,你那时是被福尔唐家庇护的吧?


 


你要说什么?


→很久以前的事了。


→不再是了。


 


→很久以前的事了。


希德勒格:这样吗。


(水晶碎掉的声音)


嗯?真见鬼,但我确信我听见你口袋里有什么东西碎掉的声音……


该死的,这是你的灵魂水晶吗?它的另一半怎么了!?


 


???:请宽恕我,我想这或许是我的责任……


 


希德勒格:……我不知道你是谁,小鬼。报上你的名字。


 


密斯托:…我叫密斯托,大人。


 


希德勒格:…哼,我不是什么“大人”,而你也不是什么“密斯托”,云雾街出生的每个孤儿我都认得。(注:密斯托是云雾街孤儿的惯用假名)


 


密斯托:我拥有一种力量,一种可以帮助需要之人的力量。


只是,使用这种力量需要巨量的以太。我本来想从周围的自然物中吸取一些,结果不小心偷走了你的水晶里的以太……


请宽恕我…请你们宽恕我……我会把以太还给你的,我发誓,但我必须先请求你允许我使用一部分!


 


莉艾勒:……你叫密斯托,是吗?你想要帮助什么人呢?


 


密斯托:任何人,所有人。看看我们四周吧,这个世界充满了悲伤和绝望。若是我可以为任何人减轻他们的负担……


 


莉艾勒:我觉得他纯粹出于好意。为什么我们不去帮他找到需要得到帮助的人,然后给他一个使用力量的机会呢?


 


希德勒格:噢,那可真他妈明智!就让我们来相信一个神秘地偷走了【玩家名称】的灵魂水晶的以太的、拥有神秘力量的神秘男孩吧,反正什么乱子也不会出的!


不管怎样,这是你的水晶,【玩家名称】。我们要么就在此时此地把他解决了,要么就按照他的法子来。不过既然你到现在还没有拔剑,我想你是要选后者了?


 


希德勒格:恭喜你,小孩,你的心愿实现了。不过在我看来这里是找不到任何可怜不幸的灵魂的,所以我建议我们还是先去基础层。而如果我们在那儿找到了任何适格者,你必须立刻把你偷走的部分还回来,明白了?


 


密斯托:当然,大人!你们能信任我,我真的非常高兴!


 


米尤:我向你担保,剩下的资金我很快就会支付。我想这该足以说服你继续剩余的修复工作了吧?


 


不安的木匠:我还有一堆排队等着我接活的顾客——一堆愿意一次付清全款的顾客。我除非傻了才会把您的单子排在他们前面。


 


米尤:我能理解你,真的,但我们首次谈妥这个合同已经像是快一个世纪以前的事了!而好多你所说的“顾客”都是最近才找上门的,别以为我不知道这些!


 


不安的木匠:(叹气)……帮助神学院是一回事,但您,夫人,那就是另一回事…您必须理解我身处的立场。这就是该死的政治。


直到全款付清前,没有任何一个工匠会动工。我很抱歉,但事情只能如此。愿战神哈罗妮保佑您。


 


米尤:呃,十分抱歉。我没注意到你站在这儿……


……或许你已经听到了,我在出资修缮被损毁的圣瓦勒鲁瓦像。但正如你所想,事情不太顺利,因为我存款匮乏,而且家族逐渐名声狼藉……


我的表兄是…曾是…隶属苍穹骑士团的龙枪伊尼亚斯……


他与他的誓约兄弟们一起,忠诚地侍奉着教皇。他们本都是些杰出优秀的人,却卷入了可怕的罪行。唉,如果艾默里克总长和那个什么光之战士说的话真的可信的话……


伊尼亚斯在得知这尊雕像被龙族毁坏后悲痛欲绝,并自发组织修复这座雕像。但也正是由于这些原因,没有人愿意继续这份工作。


我既不知道也不在乎艾默里克总长所言是否是真实。伊尼亚斯是我的表兄,也是一名属于哈罗妮的战士,而我会完成他的遗愿,令他骄傲。


——至少我是这么相信着的,可或许这已经完全超出了我的能力范畴……


 


密斯托:我们找到某个人了,对吧?我知道我们一定会找到的……


我能帮到她。是的,当然……我会让一切好起来的,我有那样的能力。


走吧!我们不能让那名可怜的女士再等下去了!


 


米尤:这孩子是你的朋友吗?他盯着我看的表情有些……


 


密斯托:你还想再见到你的表兄吗?


 


米尤:我……我当然想,我无论如何都想再见到伊尼亚斯一面,远超过其他一切。但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我确信他已经迈入了战神的大殿。


 


密斯托:想想他吧。想想他的面容、他的微笑、他的笑声。回想你们曾共享的所有时光、所有记忆,把他的样貌保留在你心中。……然后去一个没有人的僻静角落等我,我会来的。


 


米尤:我完全不明白这是哪一出,但……你看上去非常诚恳,那么我就相信你,并按照你所说的去做好了。


我和伊尼亚斯从前都很喜欢神圣裁判所南边的一块花园。我希望在事情结束后,你能向我解释这一切。


 


密斯托:你去陪她吧。我去叫希德勒格和莉艾勒过来。然后你就会明白我到底能做什么,而你为何需要援助我。这算是个承诺。


 


米尤:啊,你的同伴来了。他好像还带了其他人来,我看看……


不……这不可能!


 


米尤:伊尼亚斯,真的是你吗?噢,哈罗妮在上!你还活着!你还活着!!


 


伊尼亚斯:我亲爱的米尤,看见你仍安好令我十分欣慰……我真希望你能原谅我漫长的不告而别。


 


米尤:别说傻话了!看到你回来了我就比什么都高兴!来,我们必须赶紧回去探望你的父母,他们一看见你就一定会——


 


伊尼亚斯:不,我不能。或许让他们将我视作为教皇和家族尽忠死去的儿子而哭泣,才是更好的。


我听说你接手了圣瓦勒鲁瓦雕像的修复工作,你要知道,对此我的感激无以言表。


 


米尤:我、我没有资格接受你的赞扬,兄长。我已经竭尽全力,可那具圣像如今仍是残垣断壁……


但看到你如今站在这里,如此健康并且充满生气,也重新坚定了我的信仰。我会渡过这道难关的,我向你发誓。


以及……如果你确实犯下了他们所说的那些罪行,或许我的成功也能为你换得一定的宽恕。


 


伊尼亚斯:我爱你,米尤,无论何时。好好照看父亲母亲……还有你自己。


 


米尤:我不清楚你们是怎么做到的,但谢谢你们把他带回我身边。不过你们一定明白他在这里并不安全,我希望你能帮他逃出城内。


 


希德勒格:她说得没错,现在伊修加德可不是一名苍穹骑士的容身之地。


我和莉艾勒会偷偷把他带出城的,人越少越好。之后我们可以在隼巢碰头,我还有很多想要谈一谈的……


 


密斯托:我想他们几个为了躲避哨兵已经到前面去了。


我们必须快点。伊尼亚斯距离米尤越远,他就会变得越虚弱,我希望我们还能赶得及……


 


(漆黑的深渊中,一簇火苗苟延残喘…)


 


密斯托:请宽恕我,请宽恕我……我早该料到这个魔法没法自己维持太久……


你眼前所看到的这个就是“伊尼亚斯”,这是他所剩下的部分……


我可以给予回忆以形态,我可以为它们吹入生息、将它们变回人们所爱之人的样子。但是一旦记忆淡薄了,魔法便也会随之消散……


以太是种无形且自由的东西,我以此使伊尼亚斯…和米尤…归于完整了。


拔出你的剑吧,取回你所失去的事物。用噬魂斩把那块深渊吞噬吧。


 


希德勒格:所以事情结束了,很好,我已经受够了这堆烂摊子。


在伊修加德城内堂而皇之地召唤出一名该死的苍穹骑士的幻影?哈罗妮保佑,你真是个蠢货,你该庆幸我们还活着。


那么,你的灵魂水晶已经恢复了?


 


希德勒格:……又或是没有。


我们谈好条件了,小鬼!你说过会把你偷走的部分还回去的!


 


密斯托:请宽恕我,请宽恕我……我已经归还了用来制造伊尼亚斯的那部分,但剩余的部分……


再有四次,我的力量还够再帮助四个人。仅仅四次而已,然后我会把所有都还给你。我向你发誓。


 


希德勒格:作为一个有如此非凡力量的男孩,你还真是无能得惊人。你不仅抢走了【玩家名称】的以太,还指望着让别人来帮你找到“需要帮助的人”。


你想做个好人?你想做个英雄?你想去帮助别人?那为什么你就不能再准备得更好些?


 


密斯托:我…我永远都成不了英雄。我只是想帮忙而已……


我们所惧怕的并非是死亡本身,而是未尽的故事。那些永远无法兑现的诺言,足以击碎一颗心……或是一个人。


已经支离破碎的人生永远都无法破镜重圆了。可是,如果与所爱之人的短暂重逢能带给他们应得的安宁,那么我必须、我必须……


 


希德勒格:这该由你来决定,【玩家名称】。你才是受害人。


 


你会说什么?


→也许这就值得。


→他拿走了我的以太,我可不会让他离开我的视线。


 


→也许这就值得。


密斯托:谢谢你、谢谢你。我们会一起帮助他们归于完整的。


 


→他拿走了我的以太,我可不会让他离开我的视线。


密斯托:那么……那么你会继续陪伴我?我、我很放心。


 


莉艾勒:我们哪都不会去的,密斯托,就连希德也是一样。虽然他表现得像是个混球(注:原文为chocobo’s arse,也就是陆行鸟的屁股【。】),可他心是好的。


 


希德勒格:好吧、好吧!我只是在试图给这个臭小鬼灌输点对于神明的敬畏之心!然而不管怎样,你总是一次次地破坏我的威信!


随便你们了,不过我可不打算在雪原上冻死。先回隼巢吧,然后再讨论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希德勒格:对,没错,我正好想再照看一个小孩呢。我到底是暗黑骑士还是保姆来着?就连我自己都快搞不清了……(叹气)


不过时代总是在变,或许暗黑骑士也是时候做出改变了。长年以来的真实化作谎言,而恶棍和英雄……虽说我该为我永远不需要再对付另一个“英雄”而感到庆幸。


啊,我无意冒犯。你正是那个规则中的例外:正义总是过于孤傲强硬,而灾厄会降临在所有胆敢进犯它的人头上。


若有你和它们什么不同的话,我会说你未免有些过于乐善好施了,眼下身处危险的是你的以太和灵魂水晶。他保证过,只有四次了,但是我们会一起看住他。


在这段时间里,你大可以休息一下或者做点其他事。小孩们可以互相做伴的。我想我也该找个地方打个盹,或是去酒馆喝上一杯……



评论

热度(30)

  1. 不是流氓跑单的刺客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