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流氓

在艾欧泽亚划水.

【FF14/自译】英版暗黑骑士任务日志(45-50级)

弗雷永远是对的

跑单的刺客:

※阅前注意※


此为英文版暗黑骑士特职的任务日志。由于英文版和中日版在剧情和人物塑造上相差较大,请诸位务必不要将其视作角色和故事解读的唯一版本,没有玩过DK但对剧情感兴趣的冒险者们可以去B站上配合别人录制的流程视频一起食用。


原文来自ffxiv wiki


(任务名称格式:英版任务名+翻译【国服任务名+日版任务名】)


前文请走:开放-30  35-40






暗黑骑士45级特职任务:Declaration of Blood -鲜血的宣告- 【与世为敌 -世界は仇なす-


弗雷一直在关注着你的进展,而他对此很不满意。


那道声音始终等待着被聆听,可你却没法靠一己之力抓住机会。尽管很失望,但弗雷仍旧会帮助你理解它的意图。你们必须继续缔结仪式,这一次将在莫比拉造船厂举行。


这些人究竟是从哪里涌来的!?这些软弱无助、不可救药的可怜虫,只会向所有路过的冒险者寻求帮助。而眼下就正好又来了一个!他正恳求光之战士去帮他夺回一些天知道装了什么的货箱!那商人不停宣称一伙卢恩族盗匪会是合适的猎物,但我们之前就曾失望过……


你四周遍布着卢恩人的尸体,七零八落,部分残肢已经难以辨识。喘息使胸膛沉重地起伏着,你呆滞地凝视着手中血迹斑斑的大剑,不确定自己究竟挥舞了多久。你感到持续不断的头疼变得愈发尖锐,这种疼痛使你猛然回过神来:弗雷……弗雷在哪儿……?


弗雷已经精疲力竭,他看起来和你一样疲惫。“结束它。”他吃力地说,“结束我们开始的一切……”


疯了!这帮人都疯了!那个毫无骨气可言的懦夫竟敢为他的“损失”索要赔偿?在我们为他们做了这么多后,他们就是这样回报的?!但弗雷可不会让事情就这么过去了,他可不会!这是怎样的荣誉啊,弗雷正为我们的感受发声、我们的言语藉由弗雷之口被传达。但他为什么要离开?他会去哪儿?


弗雷为我们担忧。他知道我们不能再这样下去了。那声音……我必须倾听那个声音……


毫无疑问,弗雷当然是对的,弗雷总是对的。我们必须抛弃所有使命,方能行使所有自由。我们可以抛下所有一切、所有一切:拂晓血盟、艾欧泽亚同盟,甚至是海德林。我仅需开口请求,他便会赐予我自由。


※下一个暗黑骑士特职任务可在50级时从弗雷处领取。


 




暗黑骑士50级特职任务:Our Answer -我们的回答- 【英雄的幻影 -だから僕は-


弗雷已经在这里等你很久了。


弗雷知道什么才是最好的选择,所以我会听从他的指示。我会在大审门外和他见面,呼唤他的名字,好让他知道我来了。


两名来自白云崖的骑兵听见了你的呼喊,并认出了你是光之战士。骑兵们请求你协助他们去对付一伙儿巨人,而由于你是个良心未泯的白痴、一个甚至都不能丢下所有烂摊子等你的同伴过来的白痴,你被他们说服了。前往圣人旅道把事情解决了。


你勇敢的新朋友们会去把杂兵引开,方便你独自对付它们的头领。多么明智的计划!不像过去那些数不胜数的惨况,还得去帮忙解决其他人的敌人。


你杀了它们,干得好。现在我能走了吗?


侍奉…拯救…奴役…杀戮……你一边忍受着剧烈的头疼,一边努力辨识着骑兵们说的话。听起来德里耶蒙爵士似乎打算传唤你去白云崖前哨,好讨论一项关于你的指控:其中最令人不安的证言包括有人目睹你曾与云雾街的一具尸体交谈。那么别无他法了,到白云崖前哨去把他们都杀了。


每个人的内心都盘踞着黑暗,但仅有极少数的人会与你一样被迫面对它。弗雷站在你眼前,然而下一刻,他就变成了你的半身。当你绝望地试图把控你的黑暗面的同时,你听见白云崖前哨的众人高喊着鼓励你,但你自己的声音却在嘲笑奚落着你的挣扎。然后……一切结束得就和它开始同样迅速,你重新掌管了自己的灵魂。


在德里耶蒙爵士的命令下,没有一个人会提起他们所见闻的一切——你之后会发现自己越来越感激这个指示。可即便你终于恢复了清明,有关弗雷的记忆依旧像是一团乱麻……而尽管你制服了心中的黑暗,他仍然会是你永恒的旅伴,如影随形。他渴望自由、渴望赐予你自由,而你仅需开口祈求。






翻译后记:


终于把第一部分的任务日志翻完了,原文的用词上有些双关和小彩蛋,比如“仪式”的原文是“communion”,既可以指与某人情感上的联系,作为宗教用词也指基督教的圣餐仪式。


50级日志的前半部分有些许令我费解的地方,考虑到后来的70日志,我很好奇有些部分究竟是弗雷还是光战本人的落笔。


如果说原版的暗骑30-50特职任务更像是自我拯救,英版的更接近切实地与自己的黑暗抗争。而光战,归根结底,还是一个善良的傻瓜(笑)


之后会继续翻译50-70的部分,还请大家多多指教。



评论

热度(26)

  1. 不是流氓跑单的刺客 转载了此文字
    弗雷永远是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