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流氓

在艾欧泽亚划水.

【翻译&科普】最终幻想14敖龙族暮晖之民的官方命名法则以及51部落资料

无有王女EX:

终于找到时间把这个搞出来,原本目的是为了方便亲友设定以及自己留着当资料,八成没什么人感兴趣就自娱自乐。


资料来源:http://ffxiv.consolegameswiki.com/wiki/Xaela


因为涉及到一些游戏里的专有名词,国服目前也没有东洲奥萨德大陆任何详细资料,翻译得算是相当吃力,也有很多不足,如有错误欢迎指正。


特别感谢亲友弗兰陪我核对了一晚上,为什么你还不去开个LOFTER啊(


总之,如果不想关于黑龙的印象彻底崩坏的话现在就可以退出了,大量高能预警。






那么,开始。




暮晖之民(Xaela)是敖龙族(Au Ra)的氏族之一,他们时常过着游牧的生活,并且有一种独特的命名法则。


按照敖龙族创世神话所述,他们出身于晨曦之父与暮晖之母的结合。暮晖之民相信他们血脉更接近暮晖之母——有着漆黑光泽的鳞片和激烈的性格证明了这一天生的血统。


不同于那些社群隐藏于奥萨德大陆东边山脉后的晨曦之民,暮晖之民以紧密结合成“部落”这一方式自由地游荡在西部草原上,同部落一起狩猎,聚居,如祖先所作一般世代发生战争或者冲突。


暮晖之民的命名基于15世纪左右时被使用的蒙古名/蒙古语。与名字尤为固定没有变种称谓的晨曦之民不同,暮晖之民每个人的名字都有多种拼写方式,并且每种都可以作为正确名字使用。游牧生活中的暮晖之民,作为氏族迁徙时是一个单独的社会,而在迁徙中遇到其他氏族并与之互动时是一个社群。因此,相似的名字在奥萨蒂亚大草原(Othardian steppe)上处处可见,不过由于在不同氏族发展而有细微的差异。还有一个原因是,到最近为止,用于书写的部落语言几乎不存在——游牧的生活方式不需要书面语言。


举个例子,男性的名字Jagadai,Chaghadai,Tsagaday,实际上是同一个名字。但是在奥萨德大陆中它们都是独立的。


当晨曦之民抛弃了祖先遗留下来游牧的生活方式,同时意味着抛弃了以部落名称作为姓氏的命名习惯,而暮晖之民延续了这个传统。这意味着,大多数暮晖之民的姓氏,是他们现存51个部落的名称之一。以下是这51个部落的名称,以及短小的氏族状况介绍。


Adarkim 暮晖之民中规模最大的部落,他们并不是最有战斗技巧的,但善于人海战术。他们不在意这样做的损失,因为知道战胜弱小的部落后,俘虏人数会重新壮大势力。


Angura 一个主要生活在奥萨德大陆东北区域多山地区的氏族。他们迁徙时靠近的永恒冰川反射出强光,使这个部落的人皮肤有一种铜锈色的基调。


Arulaq一个曾经被认为200年前消失的部落,最近又重新出现并生活在大陆北部的幽静山谷中。


Avagnar 虽然被Adarkim部落击败然后吞并了,这个部落里有些保留傲气的成员依然秘密使用着先祖的名姓,即使他们知道一旦被发现就可能被处死


Bairon 一个生活在南部沙漠地带的部落,善于绝境中求生存。他们从非常幼小的时候就被教会收集并饮用自己的体液,这一技巧让他们能深入其他部落无法存活的区域。


Bayaqud 一个生活在草原西部边缘的部落,按照传统妇女能够拥有若干个丈夫,正如2000年前建立了这个部落的那位妇女一样。


Bolir 一个依靠收集游荡在草原上诸多妖异的粪便为生的部落。粪便被弄得干燥,在临时的窑中被做成木柴,用于出售给其他部落。


Borlaaq 一个只有女性的部落。与其他部落的男性繁衍时,如果新生儿是个男孩,他会在一年内就被抛弃。


Buduga  一个只有男性的部落。仅仅通过绑架其他部落的人或战俘来增加人口。


Dalamiq 暮晖之民中少有的抛弃了游牧生活方式的部落之一,在某条跨度巨大的内陆河中小岛上建立了小村落并生活。据说他们曾经崇拜过如今陨落了的卫月。


Dataq 这个部落的人迁徙范围可以说最为广阔,他们很少在一个地区停留超过几个钟头的时间,连睡觉都在马鞍上完成,只有在下起猛烈到无法忍受的暴雨时才会使用帐篷。


Dazkar 男性部落成员负责家务事,例如烹饪,清洁,哺育孩子。除了迁徙时,男性很少离开家庭的毡房。女性部落成员负责狩猎,并且在草原的一些地方被称为神射手。


Dhoro 一个难以捉摸,避免与其他任何部落接触的部落。他们的营地周围设置着大量的瞭望台,便于一旦被别人发现能够马上逃走。


Dotharl  一个格外崇尚暴力的部落,部落成员都醉心于大屠杀。他们从小就被教育不要惧怕死亡,善于迅猛地袭击其他部落,因此死亡率居高不下,从而使得他们成员人数不会太多。


Ejinn 一个以河流为生的部落,比起行走或者划船,他们更喜欢直接游着泳迁徙。据说部落成员能够屏息长达十五分钟,迁徙时彻底没入水中从而避免与其他有敌意的部落接触。


Geneq 除了绝大多数暮晖之民通用的跨部落语言,这个部落的成员发明了一种独特的,用类似云流或者草浪的口哨和敲击声交流的完善语言体系。


Gesi  长矛/长枪的使用专家。中型的枪支以猛犸骨头为材料雕刻而成,使用时并不是仅仅用手投掷出去,而是绑上皮革带子,增加攻击范围,速度还有杀伤力。


Gharl  每次迁徙之前,部落成员都会用当地的泥土填满一个具有神圣意义的骨灰盒。这些土壤将会在到达下一个地区时被倾倒。这一传统已经延续数千年,以至于人们都相信如今大部分草原都覆盖着相同的土壤。


Goro 部落成员认为马是世界上最完美的生物,部落中每个男性与女性,在成年时都会与一匹异性的马结婚。同族之间繁衍的配偶,由抽签决定。


Haragin  这个聚居在海岸边的部落有个传说,他们的祖先曾经制造了一艘巨型轮船,穿越无边无际的东部海洋。船上的探险家们带着传言归来,说发现了一座可怕的岛屿,岛上遍布灰色的巨石柱和能喷出火焰的钢铁恶魔。


Himaa 不知为何,部落中每三个孕妇就有一个会诞下双胞胎。事实上,半数以上的部落成员都拥有“二重身”,在战斗中这是一种优势,能够迷惑敌人,让他们相信死亡将至。


Horo 对这些生活异常贫穷的草原住民来说,超重是富裕与强力的象征。为了互相攀比,氏族成员会喝大量的水来膨胀肚子。


Hotgo  一个最近被Dotharl部落屠杀的部落,仅剩的成员是因为屠杀发生时他们外出旅行不在现场。该部落以充满活力脸部涂料广为人知,图案能够随着他们心情的起伏而变化。


Iriq 紧跟在Borlaap部落之后迁徙的部落,收留并抚养被女战士们抛弃的男性幼童。


Jhungid  暮晖之民中规模居第二的部落。与Kharlu部落是不共戴天的仇敌,一年中大部分时间都用于侵占弱小的部落来扩大势力,准备与Kharlu部落进行每年一次的生死交战——胜利者能够控制东部沿海一块巨大的领地。


Kagon    一个夜行性的沙漠部落,崇拜月亮女神Nhama——太阳女神Azim(即为艾欧泽亚十二神中的太阳神阿泽玛变体)的宿敌。依照月亮女神的神谕,步入阳光中意味着放任灵魂屈从于太阳神的邪恶。他们在帐篷中度过白昼,只在夜间狩猎或者迁徙。这些人皮肤都异常地苍白。


Kahkol   一个由原部落被击败或者摧毁的孤儿和逃难者组成的部落。他们将原本的部落名字组合起来,把新的部落命名为Kahkol。


Kha 不同于大多数暮晖之民,这个部落生活在暮晖聚居地的最边缘,积极寻求与非敖龙族交流,并且将外族的诸多文化与自己的融为一体。


Kharlu   暮晖之民中规模居第三的部落。与Jungid部落是不共戴天的仇敌。一年中大部分时间都用于侵占弱小的部落来扩大势力,准备与Jungid部落进行每年一次的生死交战——胜利者能够控制东部沿海一块巨大的领地。


Khatayin 一个很难见到的部落,一年中九个月在山上狩猎山羊,剩下三个月在北部的大型山脉脚下度过,依靠之前储存的羊肉为生。


Malaguld 唯一一个愿意接纳晨曦之民融入的部落,无论那些晨曦之民是被放逐还是私自逃离。


Malqir    一个西部草原上的部落,拥有独特的选举领袖的方式。并不比拼肌肉的强健,而是在一张被分为三环的圆板上进行Kharaqiq——一种接近棋类的游戏。


Mankhad  生活在海滨的部落,使用浸泡过河豚毒素的飞镖作为武器,经过训练之后,他们能够在200步外精准地伤残敌人


Mierqid  生活在沙漠中的部落,每年在超过一百个秘密埋藏的箱子之间来回迁徙,用以补足资源和进货。


Moks 一个无形的部落,事实上部落成员们广布分散在各种不同的部落之间(这些部落其他成员并不知情)。只有十分罕见的场合,部落成员之间才会沟通,通过一个古老的手势作为信号,他们就能认出彼此。


Mol 一个虔诚崇拜着古老神灵的小部落。部落成员在决定任何重大事件前都会请示他们的神(通过萨满作为中介),比如下一次迁徙的方向,每天猎杀为食物的野兽。


Noykin   驯养草原上野生马匹的好手。据说该部落里的马夫不出一周就能够击败任何野兽。


Olkund  选择性的育种让这个居住在中部草原的部落男性成员平均身高超过2.5yalm(游戏中特有的计量单位,但是没找到具体应该翻译成什么),而女性却不知为何依旧保持原来的身高。


Orben    一个使用船在大内陆河上往返的部落,船只为芦苇制作,并且用从他们身上掉落的鳞片加固。


Oronir    这个部落成员坚信他们都是部落守护神——太阳女神Azim的直系后代。


Oroq 这个部落发明了芦苇制的雪橇,沾上马的脂肪来运送他们的财物和孩童穿过内陆草原。


Qalli  这个部落又被成为“草原的鸣禽”,他们通过歌声交流,旋律让话语变得更为富有感情。


Qerel      部落中的战士们都穿着完整的铠甲,铠甲材料来自他们成年那天亲手杀死的草原虎的骨骼。


Qestir     这个部落所有人都拒绝说话,他们相信一切话语都是谎言,而人的行为是最纯净的交流方式。


Sagahl    这个部落的成员认为众生平等,因此拒绝食用或者驱使他们的牲畜。事实上,他们的饮食主要是草原灌木和昆虫。


Torgud   这个沙漠部落不穿任何衣物,而用石灰,泥巴,骨粉制成一种白色颜料来涂抹身体。这种颜料能够有效反射沙漠中无情的阳光。


Tumet   这个部落中的孩童成长到十岁那年夏季时,会被绑到极高的树上,剩余部落成员则收拾行李向下一个位置迁徙。如果孩童能够靠自己的力量脱离束缚并且赶上离开的部落,他将会被给予一个新的名字并被部落真正接纳。


Ugund    当部落成员离世,他们的头颅会被与身体分离并放在一个装满发酵山羊奶的罐中。当液体彻底被头骨吸收后(换言之,蒸发),头颅会被埋进一个蚁丘中,让这些渺小的生物引领灵魂前往死者之世。这旅程被认为是可怕的路途,充满了鬼怪的诅咒,因此他们坚信醉酒后的灵魂更有利于完成旅程。


Ura 这个山居部落是少数不以狩猎为生,而是用山上矿藏与草原部落交易换取食物的部落之一。


Urumet   这个沙漠部落有着将长辈架在肩膀上旅行的习惯。据说在平坦的沙漠中,这种办法能够带来看得更远的优势。


Uyagir    少数放弃了游牧生活的暮晖之民部落之一,部落成员居住在南部沙漠的北端边缘那些石灰岩材质的洞穴中。这些洞穴据说是天神为了惩罚他们部落中过于贪婪的先祖,用象牙般的槌子凿出。




奥萨蒂亚大草原是一个广袤的地区,因此,经常能够遇到姓氏无法从51部落表中找到的暮晖之民。这可能意味着他们来自最近被摧毁或者吞并了的部落,也可能意味着他们是由其他部落成员构成的新部落,还有可能意味着他们属于隐藏在北部山区中的某个部落。


END




后记:官方脑洞已经飞去月球了,一开始还能吐槽一下后面槽多无口,总之会玩会玩…


五个多小时翻得腰酸背痛头晕眼花,总算了却一桩事情,我可以继续咸鱼打挺了…

评论

热度(241)

  1. 西风凛冽无有王女EX 转载了此文字
  2. 鱼子酱子鱼鱼鱼鱼鱼无有王女EX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