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流氓

在艾欧泽亚划水.

如何倾斜一个不倒翁

蹈海:


弗雷中心,含有暗骑职业任务内容剧透。









成为弗雷之前我是不存在的……这是实话,毕竟我是他负面情绪的集合、是他的影子、他所不能知晓的声音,倘若打一开始我就存在,只能说明光之战士患有严重的精神分裂症。有个说法是世界可能于五分钟前诞生,什么灵灾海德林纯属胡扯,春秋一场大梦,大家都是婴儿。我现在就是这个感觉。出生一分钟前我还是虚空,没有记忆,也没有情感,现在我呱呱坠地,依旧如此,住在一具新鲜的尸体中,感情和生活也是从他那儿偷来的。


其他倒还好,就是没有事做。


理论上我现在是个彻头彻尾的死人,不好出去娱乐,也不能喝水吃东西,一张死人脸两头晃悠更是不行——只能缩在云雾街的角落喝风,雪落得大时砸人也疼,生活可以说是惨不忍睹。但这不算什么,因为我本人——也就是光之战士,那更是活的不像人样,好多次我都在想可能他是个瞎子会好办一点,因为只要见了人愁眉苦脸蹲在路边,这人就忍不住过去问问,要是没有飞空艇只能骑陆行鸟,我看他这辈子都走不出萨纳兰。受了帮助的人对他态度有些还成,有些很差,有些很尊敬,不过这些人都不如我对他知根知底,晓得光之战士本人就是个小地方出来的年轻人,除了耐打耐抗之外,也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鞋子在路边一勾,能勾出五个他。


但你要说他完全普通,那也不对,因为他一介凡人,竟然也学着漫天神佛想要普渡众人,脸上的笑都跟石头敲出来的神像似的,万年不变。更离奇的是他真的渡了千万人,却偏偏不渡我,也就是他本人,真是奇也怪哉。


光之战士不来云雾街的时候我就坐在石阶上思考人生,前头说了我无事可干,况且我本身就是思想的凝结,除了思考人生实在不知道做什么好。又因为实际我不能算是个人,只好回忆他的过去,体味他的情感,奔走探询,透过另一双眼睛注视一切……其实我也挺想和他多聊聊,或者干点别的,而不是奔命似的传授战斗方式,但鉴于我迟早要灰飞烟灭,也只能速度完事。


每天睁眼我都要看一看自己是否完好,而后掰着指头通过以太剩余量推算还有几天可活,接着祈祷他赶紧过来听我讲课,不然再拖久一点他就只能等着送我入土了。伊修加德晴天不多,落雪是个常态,所以能去别的地方讲课我就去别的地方,带着他回忆往昔,含蓄的旁敲侧击——不过几次过去我发现要不是他太迟钝,要不就是我讲的太隐晦,以致于到了现在,他还是搞不清那悲鸣声怎么回事。当然也可能他对自己太自信,根本不觉得自己已经伤痕累累心理濒临崩溃,忙着办事又不看医生,不然也不能有我了。翻来覆去的倾听,他还是一脸茫然,这要是个侦探小说的主角,可能到了倒数第五页才能发现犯人是谁。


我站在他身边,庆幸自己只露个眼睛,不然他就会发现我一脸的欲言又止。等到我快要彻底死了的时候,只能想办法自己跳出来大喊我就是犯人……本来我不这么想的,就想和他一块儿跑路,天大地大哪里不能去?不该留在此处等死。哪里知道他打点行装答应的特别好特别真诚,走到半路又咕咕咕了。我一边杀去白云崖一边思考人生,严重怀疑光之战士心里可能是对我有意见的,不然路边的阿猫阿狗拜托他办事他都办得好,怎么到了我这里就如此不靠谱呢?


结果点明真相他也还是选择砍我,真是何苦来哉。


这儿多美好啊!黑衣森林延绵的苍翠,黄金同沙砾一般闪耀,遥远的涛声和风声……还有纷纷落落的雪,一切都叫人心醉神迷,可我只想带他逃亡。去避难,消去名姓,抹灭那些功绩,因为日复一日他愈发强大,也愈发易于被击碎。没谁该这么慢性自杀,英雄也没这个义务,他从前只是个冒险者的时候还很快活,而且这种快乐来的那么轻易,光是钓鱼钓了肥美的,打牌赢了,亦或是陆行鸟运输费低都能叫他开心起来。现在就不行,根本笑不出来,因为这件事完了还有下一件,一想到世界和平都没达成,你能笑得出来吗?你要笑你是没心没肺,毫无责任感,居然不为了艾欧泽亚的命运殚精竭虑,还在那笑,简直不是人了。


金铁相交的震颤搞得我手都在抖。


我其实也不想这么颓丧,整天念叨这些阴暗的话语,奈何我就是太阳的暗面所成,你让我想点好的事,我也真想不出来。后头那群人又在跟他加油鼓劲,我知道一会儿他还是要感动,然后击败我,这是个既定事实,仁者无敌嘛。我跟他交手也没真想砍死他,他死了我同样不复存在,我就是累……每呼吸一口都觉得心肺快被撕扯破碎,提不上劲。我所求不多,不要他的救赎,也无需他徒劳奔波,只要在千万人中他也愿意看我一眼,这谁都给予的眷顾也送我一份,我就知足了。


当我不是个人的时候,这种痛苦并未十分清晰,我猜他是努力不想这回事,不注意到自己的痛苦,规避这些……说来好笑,他那么多事都能抗,偏偏不能接受自己只是个人,肉体凡胎会痛会死。


现在他又用那种温和的目光看我,我就有点儿受不了。


很疼的,我说,这么疼,你就不该老让自己受伤。


他眨眨眼睛,露出有些羞愧的神情来:不好意思,我多努力。


你努力什么啊,我是真的无奈:咱们打个商量,你努力活下去成不?


这个我有一直努力啊!


你没,你是为了帮人家办事努力求生,我说的是要你为了自己努力活下去。绕口是绕口,也算是实话,而且偶尔你也得哭一哭,舒缓情绪,人要是一直没反应,很容易就死了。还有就是……


什么?


还有就是,也多关心一下我。这回轮到我不好意思了。


怜我爱我。


也护佑我。


你还不明白罢,这世上是没有失败的英雄的,因为但凡失败,就不再拥有这份荣光。这双手,这份力量,愈加庞大便愈加危险,总有一日你会因为无法救到的人而感到痛苦,因为它不能挽回一切想要挽回之物而绝望,白昼的漫长同样意味着中夜的漫长,你还什么都不明白呢。又或者你其实知晓一切,在这世界之外还有更大的世界,你本可以隐姓埋名,去跟上任何一个商队的车马,去任何一处……那就是我想要和你过的生活,那就是我想要你活下去的心。你倾听一切求救的呼声,却听不见自己的,救所有愿得救之人,但救不了自己。我呢,我要和你说的话也已经说尽了,我不过是你的一部分,是你一直知晓而装作并不知晓的部分,是你的自欺欺人,你不曾流下的泪水,你的伤痕……我来这里,不是给你当老师,也不是给你讲道理的,你这人就根本不讲道理。我来这里是要在你的身体上划出一道口子,让那片藏在你体内的海从你的心中泄出,以免你终有一日被滔天巨浪吞没。


我来这里将你从神座上推下去,把你变成一个凡人。这个凡人还能再活久一点。


在不远的将来,在你枯坐在谁的墓碑前,亦或是没有墓碑的人离去的地方,我还会再次降临,在你的胸膛中盘旋。我对你说,哭吧。然后你会哭泣,你的眼泪会浸湿一小块儿衣服,把那里弄得潮乎乎的,像是暴雨前天际潮湿的阴云,又遥远,又冷。那是艾欧泽亚所有土地都曾降临的雨,曾经它避开你,因为你像个神佛似的行走在这片土地上,如今也得它的眷顾。








END。







评论

热度(152)